前沿热点 | 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 41.5%为国民经济稳增长保驾护航

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,要加快发展数字经济,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,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。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驱动力量。近年来,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持续取得新突破,展现出强大韧性,持续向做强做优做大的发展目标迈进。

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第六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发布的报告,2022年,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50.2万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10.3%,已连续11年显著高于同期GDP名义增速,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到41.5%。

数字经济持续发挥经济“稳定器”“加速器”作用

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更加稳固。报告发布的数据显示,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进一步提升,达到41.5%,这一比重相当于第二产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(39.9%)。数字经济持续保持高位增长。2022年,数字经济同比名义增长10.3%,高于GDP名义增速4.98个百分点。

从数字经济内部结构来看,产业数字化占数字经济比重在82%左右波动。报告显示,2022年,我国数字产业化规模达到9.2万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10.3%,占GDP比重为7.6%,占数字经济比重为18.3%,数字产业化向强基础、重创新、筑优势方向转变。

同时,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更加突出赋能作用,与实体经济融合走深向实,产业数字化探索更加丰富多样,产业数字化对数字经济增长的主引擎作用更加凸显。2022年,产业数字化规模为41万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10.3%,占GDP比重为33.9%,占数字经济比重为81.7%。

与此同时,数字经济全要素生产率稳步提升。2012年至2022年,我国数字经济生产效率持续提升,成为整体经济效率改善的重要支撑。从总体上看,我国数字经济全要素生产率从2012年的1.66上升至2022年的1.75,提升了0.09,同期国民经济全要素生产率由1.29提升至1.35,仅提升了0.06,数字经济全要素生产率对国民经济生产效率起到支撑、拉动作用。

数字产业化增幅较大产业数字化全面推进

数字产业总体保持平稳增长,内部结构趋于稳定。报告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2年,数字产业化增加值规模达9.2万亿元,比上年增长10.3%,已连续两年增速保持在10%以上;数字产业化占GDP比重为7.6%,较上年提升0.3个百分点,达到2018年以来的最大增幅。

从数字产业化内部细分行业来看,电信业平稳向好,新业务增势突出。2022年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.58万亿元,比上年增长8%,与上年基本持平。数据中心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等新兴业务快速发展,2022年共完成业务收入3072亿元,比上年增长32.4%,在电信业务收入中占比由上年的16.1%提升至19.4%。

随着各行业对数字化转型重要性的认识进一步加深,产业数字化水平全面提升。2022年,我国服务业数字经济渗透率为44.7%,同比提升1.6个百分点;工业数字化加快推进,共享制造、服务型制造等新模式新业态加快发展,工业数字经济渗透率为24.0%,同比提升1.2个百分点,增长幅度创新高;农业数字化效果显现,农村电商、数字农业、数字乡村等成为发展亮点,农业数字经济渗透率为10.5%,同比提升0.4个百分点。

数字治理体系更迭完善数据要素市场建设取得突破

报告指出,我国数字化治理总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,当前背景下,“用数字技术进行治理”和“对数字技术治理”相关法规及工作已基本完成,进入更迭完善期,数字化治理正不断推动治理体系进入优化、升级、重构阶段。

具体来看,提升常态化监管水平成为监管的主基调;数字政府建设进入体系化推进新阶段,一体化政务服务能力全面提升;数字孪生城市已从概念、框架走向落地深耕,正逐渐成为各地智慧城市建设或城市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探索方向;数字乡村建设助推乡村治理效能提升,“互联网﹢政务服务”加快向乡村延伸覆盖,乡村数字化治理模式不断涌现,乡村智慧应急能力明显增强。

与此同时,数据基础制度破解价值释放中的基础性问题。2022年12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的《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》,破解了数据资源化、资产化和资本化中的基础难题。

此外,数据要素市场建设加速数据资源化、资产化探索,数据资源化产业链逐步完善,供给数量和质量稳步提升;数据资产化关键难点取得突破,交易市场互补共进;数据资本化实践显创新活力,激活数据要素潜能。

强化数字产业自主创新能力推进产业数字化深层次转型

报告建议,坚决强化数字产业自主创新能力,保持战略耐心,强化技术研发,坚持全球化战略,提升创新能力,加快构建自立自强创新体系,持续提升产业链韧性和竞争力。

我国是产业门类齐全的制造业大国,也拥有规模体量巨大的服务业场景,要重视先进技术的研发推广,满足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量大面广的需要,要大力推进产业数字化深层次转型,加强政府引导推动数字化发展,厚植产业数字化发展的坚实基础,深入推进企业开展数字化智能化改造。

好的治理体系本身就是一种竞争力,要探索符合数字经济特征的新型监管模式,全面提升数字化治理效能和水平,持续推动数字政府建设,依托数字孪生推动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。

数字经济本质上是以数据资源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经济形态,数据要素渗透到国民经济各个环节和社会生活各个角落,必须大力挖掘数据价值,夯实技术支撑基础,支持数据要素市场建设,健全数据要素制度体系。